首页 > 文化频道 > 张岂之:中国传统“会通”之学与世界文化多样性

张岂之:中国传统“会通”之学与世界文化多样性

http://www.chinesecio.com 2010年10月29日 17:56 尼山论坛

字号:

我有机会参加“联合国世界文明对话日座谈会”,感到荣幸。我的发言题目是:“中国传统‘会通’之学与世界文化多样性”。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《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》,2005年我国在联合国投票赞成《文化多样性公约》,并呼吁“以平等开放的精神,维护文明的多样性”,主张建设和谐世界。现在又开展“2010年国际文化和睦年”,这些都和中华文化中的“会通”传统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
一、“会通”一词的来源和使用

“会通”一词正式出现于《周易?系辞上》。原文是:“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,而观其会通,以行其典礼。”近代学者高亨在《周易大传今注》中说:“此言圣人有以见到天下事物之运动变化,而观察其会合贯通之处,从而推行社会之典章制度。”“会通”强调的是融合、创新,而不是冲突、对抗。“会通”精神是我国古代哲学包含的基本精神之一。

两宋之际的史学家郑樵很重视“会通”精神,不过他所强调的会通主要侧重史书编纂体例与原则,旨在裁减史料,会聚古今,通融为一,使史书形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,从而避免古今悬隔、人事迭出、叙述不当的弊端。但在思想精神上,郑樵的《通志》继承了《史记》“穷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”的会通精神,因此,郑樵在《通志?总序》中特别强调了“会通之义”的重要,“百川异趋,必会于海,然后九州无浸淫之患;万国殊途,必通诸夏,然后八荒无壅滞之忧。会通之义大矣哉!”他慨叹“会通之旨”与“会通之道”自孔子《春秋》、司马迁《史记》后“无复相因”的遗憾,“自书契以来,立言者虽多,惟仲尼以天纵之圣,故总诗、书、礼、乐而会于一手,然后能同天下之文,贯二帝三王而通为一家,然后能极古今之变,是以其道光明百世之上,百世之下不能及”,“自《春秋》之后,惟《史记》擅制作之规模,不幸班固非其人,遂失会通之旨,司马氏之门户自此衰矣”,“孔子曰:‘殷因于夏礼,所损益可知也。周因于殷礼,所损益可知也。’此言相因也。自班固以断代为史,无复相因之义,虽有仲尼之圣,亦莫知其损益,会通之道自此失矣”。在郑樵看来,《春秋》、《史记》以后的史书处理史料或失于繁复重出,或失于断裂空缺,不能熔铸为一体,难以达到“会通古今”的高度和境界。

面对西学东渐,最早明确论述文化“会通”主张的,是明末学者徐光启(1562—1633)。他在1631年上呈崇祯皇帝的奏折《历书总目表》中陈言:“臣等愚心认为:欲求超胜,必须会通;会通之前,先须翻译。”徐光启对“会通”的用法,源于《易传》,但是属于旧语新用,指的是:中西历法学应该互相取长补短,中国人不应该囿于祖制成法。